金牌故事:不惧流血流汗 萌娃省运会的摘金之路!

浏览6,631次
来源: 
视听文山


   

 

九岁的杨堡钧是云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单项金牌得主,在文山州体育职业学校体操训练馆内,杨堡钧向记者一一展示了四年体操生涯中获得的七块奖牌,三金四铜。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第一块金牌是2016年参加云南省年度赛自由操项目获得的,第二块金牌是2017年参加省运会预赛暨年度比赛自由操项目得的,第三块金牌是今年参加省运会跳马决赛得的。”

 


每一块金牌对杨堡钧都意义非凡,当记者问他最喜欢哪块金牌的时候,他的回答充满了童真。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我最喜欢今年省运会跳马决赛的金牌,因为这三块拿起来它最重,像真的金子一样。”

 


和杨堡钧挑选最喜爱的奖牌一样,虽然四年中参加了各类大小赛事,不过在他这里,都只是一个比赛,没有什么区别。

  

杨堡钧的父母告诉我们,他小的时候特别好动,胆子很大,同龄的孩子跳蹦蹦床都不敢跳高,只有他每次都跳的非常高,一点不害怕,于是父母就把他送到体职校参加体操队的选拔,锻炼他的协调能力,当时5岁的杨堡钧就这样和体操结缘了。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练习一些力量、跳蹦床,练一些基本的动作,压腿,很疼很苦,感觉不想练了。跳马就冲过去踩一下板,起跳就完了,吊环就吊着摇几个浪,双杠就撑着摇,蹦床就跳三十个翻前空翻,难度不算大。”

 


虽然每天三个多小时的训练很苦,不过杨堡钧觉得乐在其中,跳马、蹦床、吊环他觉得都很好玩。练习一年之后,因为他的练习成绩最好,还当上了队长,这让他非常有成就感。2015年,他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比赛——云南省年度赛。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参加了鞍马、单杠、双杠、自由操、蹦床还有跳马,表演的时候我就说我能拿金牌、我能拿金牌,但是一手空着回来了,对手太强了,不怎么难过,我想下次我能拿就好了。”

  


回来之后,杨堡钧更加刻苦练习,随着训练的不断深入,练习的难度一步步加大。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自由操开始翻前空翻,前手翻,毽子小翻,跳马前空翻,双杠就要摆到倒立,蹦床就翻个躯体前空翻,有点难,练习的时候滴了很多汗水,疼的时候流了很多眼泪,除了过节都在练,手上烂了很多块皮,有的时候会流血,脚、膝盖、脚腕会疼,有时候想过我懒得练了。”

  

杨堡钧母亲 曹丽 :“学着学着他就越来越爱,每天下午上一节课,就接去训练,训练到晚上七点,回家就做作业,天天都这样。”

 


2016年,杨堡钧再次参加了云南省年度赛,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块金牌——自由操项目冠军,不过在他看来,自己只是运气好。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我第一次拿金牌的时候,是因为有个人失误了,他做的时候太快,落地没有站稳倒下了,严重失误扣一分,我站得稳稳的,他就输给了我。当时我想,我回家我妈妈一定会表扬我,很开心,领奖的时候感觉好像是在做梦,因为我的潜力不是那么好,是对手失误了。”

 


比赛结束后,训练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杨堡钧的练习成绩也越来越好,眼看着马上就要出成绩了,因为训练中的一件小事,杨堡钧却赌气回家不来练习了。后来经过教练和父母的开导,杨堡钧又重回训练场,不过队长已被别的队员顶替,不服输的他为了重新夺回队长之位,训练更加刻苦。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第一次俯卧撑做10个,第二次就做20个,一次比一次多,我还学会了以前对我来说很难的毽子小翻,后空翻,之前我学的时候都是刘教练保护着我,一个星期把我的队长争回来了,很高兴。”

    

文山州体育职业学校教练 刘正春:“平时训练他就有不服输的精神,你要求他做的如果做不到位,你再安排他重新做,他都毫无怨言。”

 


队长争取回来了,杨堡钧的第三场比赛——省运会预赛暨年度比赛也到了,这一次,他觉得自己是实力取胜。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再去比赛又拿了一块金牌,拿金牌是因为我会毽子小翻,后空翻,其他人都只会毽子小翻,第二次拿金牌的时候我就感觉我有潜力了。”

   


经过多年的训练,2018年,杨堡钧迎来了体操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云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他代表文山州参加体操项目比赛,并一举拿下跳马单项金牌。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我的强项是自由操,我感觉我跳马没潜力,因为我们队的一个也参加了跳马决赛,他第一次跳的时候13.6分,我是13.7分,最后他决赛的时候变成了13.1分,我当时觉得我很有可能分数会下降,没想到我站稳了也翻高了。最后跳马我拿到了14分。”

 

文山州体育职业学校教练 刘正春:“最难忘的就是跳马这场比赛,因为在他最擅长的自由操比赛上,只得了铜牌。当时我们没想到他会在跳马这个项目上爆发,不过他能拿金牌也不意外,因为平时训练当中心理素质就很好,很爱表现自己,人越多的场合他越兴奋,就一定要把自己表现出来,我觉得这是他能拿到省运会这块跳马金牌的关键。”


云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是杨堡钧参加的最后一场体操赛事,一块跳马的金牌为他的体操生涯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在其他的大人看来,这四年应该是好好享受童年时光的岁月,但他的童年却充斥着汗水和眼泪,可杨堡钧说,他不后悔。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练了四年不后悔,我拿了奖牌还后悔什么。因为长大我想成为一名教练,我不会怀念这四年的时光,因为我教的时候,已经在怀念了,教其他人,让他们也会有很多的荣誉。”

   

杨堡钧母亲 曹丽:“一路走过来他付出了汗水,付出了泪水,也付出了辛劳,所以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去昆明集训的半年成熟了很多,会关心人了,电话里会问爸爸好吗?真的长大了很多,很欣慰。”


对于未来,他有自己的打算,父母也很尊重他。

  


省第十五届运动会青少年组体操项目跳马金牌得主 杨堡钧:“就打算读书,什么都不练了,把字写好,作业做好,上课听讲的时候能加分。”


本台:关韦伟 苏娟

编辑:满鑫 王云霞

制作:陆军 农锦庄

责任编辑:梁海燕

 


扫描下载视听文山客户端


关注视听文山微信公众号